社会新闻 ∠  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周芷若_
发布日期:2021-06-23 08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声明:,,,。详情

  点击“不再出现”,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。若有需要,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。

  周芷若,金庸小说《倚天屠龙记》中的角色。峨嵋派弟子、峨嵋派第四代掌门人,出尘如仙,武学天资卓绝,是金庸笔下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女性角色。

  遭元兵杀害,遇张三丰相救,与少年张无忌汉水舟中邂逅,并对张无忌有喂饭之恩,后被送至峨嵋派。成年之后与张无忌重逢互生爱慕并立有婚约,为完师父灭绝师太遗命“光复汉家河山,光大峨嵋”取倚天剑屠龙刀,后杀害张无忌表妹殷离

  并嫁祸蒙古朝廷爱慕张无忌的赵敏。成婚之际赵敏以谢逊毛发相胁使得婚礼生变,周芷若遂与张无忌决裂,回到峨嵋专心习武,一心完成师父遗愿光大峨嵋。屠狮大会,张无忌念情相让,周芷若以九阴真经上的武功赢得“武功天下第一”的称号并与张无忌并肩攻打少林金刚伏魔圈,为灭口欲杀害谢逊被杨龙后人黄衫女子所阻,最终与张无忌立下约定飘然洒脱而去

  初时的她秀若芝兰,温婉斯文,后期的她清逸如仙,冰雪出尘之姿中带有威严仪态,气震数千豪杰。

  】,坐着只是垂泪。张三丰见她楚楚可怜,问道:“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那女孩道:“我姓周,我爹爹遥白誉说我生在湖南芷江,给我取名周芷若。”

  2、只见一个绿色人形在雪地里轻飘飘的走来,行近十余丈,看清楚是个身穿葱绿衣衫的女子。她【

  】只比在光明顶之时略现憔悴,虽身处敌人掌握,却泰然自若,似乎早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
  天仙下凡,咱们凡夫俗子,怎能把持得定?这是你爹爹妈妈不好,生得你太美,可害死咱们男人啦

  13、小昭虽天真烂漫,言笑晏晏,赵敏却察觉她眉目间深有忧色,料想她是为了忽然出现个【

  】,小人能跟你说几句话,已是前生修来的福气。言语粗鲁,姑娘莫怪。”周芷若听他说得诚恳,眼光中所流露的崇敬,实将自己当作了【

  】,青年男子遇到自己无不心摇神驰,但如韩林儿这般五体投地地拜倒,却也是生平从所未遇。

  15、韩林儿胀红了脸,忙道:“不,不!”脚步却迈得更加快了,一走进自己房中,立刻带上房门,上了闩,心下怦怦乱跳,定了定神,躺在炕上,想到周芷若【

  】,心道:“周姑娘日后成了教主夫人,我跟在教主身畔,好好的干,拚命立些功劳。周姑娘一喜欢,就会说:‘韩大哥,这一趟可辛苦你啦!’那时候啊,我韩林儿才不枉了这一生。”

  】缓步而前,正是峨嵋派掌门周芷若。张无忌见她【容颜清减,颇见憔悴之色】,心下又怜惜,又惭愧。

  20、这般身法鞭法,如风吹柳絮,水送浮萍,实非人间气象。达慨境辨……她身在半空,如一只青鹤般凌空扑击而下,身法【

  23、他大喜之下,一声“敏妹”险些儿便叫出口来,但立即觉察不对,那女子身形比赵敏略高,轻功身法更大不相同,脚步轻灵胜于赵敏

  小昭虽天真烂漫,言笑晏晏,赵敏却察觉她眉目间深嚷赠臭有忧色,料想她是为了忽然出现个秀丽逾 恒的周芷若而不喜。

  ,咱们凡夫俗子,怎能把持得定?这是你爹爹妈妈不好,生得你太美,可害死咱们男人啦!

  别说旁人,单是咱们擒来的那个峨嵋派周姑娘,【这般美貌】,那姓张的小子见了非动心不可,

  这般美貌的佳人,世上男子汉没一个见了不动心的。我至今未有家室,要是我向帮主求恳,将周姑娘配我为妻,谅来帮主也必允准。

  后来命人一查,其中一位竟然是那位千娇百媚的周姑娘。掌钵龙头便派人去将她请了来。你放心,周姑娘平安大吉,毫发不伤。

  周姑娘是天人一般的人物,小人能跟你说几句话,已是前生修来的福气。言语粗鲁,姑娘莫怪。”眼光中所流露的崇敬,实将她当作了仙女天神。

  自见周芷若后,眼光难有片刻离开她身上,虽常自抑制,不敢多看,以免给人认作轻薄之徒,但周芷若的一举一动、一颦一笑,他无不瞧得清清楚楚

  只听得范遥在塔顶大叫:“周姑娘,快跳下,火烧眉毛啦!你再不跳,难道想做焦炭美人么?”周芷若道:“我陪着师父!”

  她这几句话声音清朗,冷冷说来,犹如水激寒冰、风动碎玉,加之容貌清丽,出尘如仙,广场上数千豪杰,谁都不做一声,人人凝气屏息地倾听。

  那村女喝道:“好擒拿手!”待欲抢步又上,只见周芷若眉头深皱,按着心口,身子晃了两下,摇摇欲倒。张无忌【

  “那位周芷若周姊姊定是太美丽了,是不是?”张无忌更加满脸通红,道:“姑娘取笑了。”端起酒杯,想要饮一口【

  他纵马疾行,一口气奔到三官殿,渡汉水而南。船至中流,望着滔滔江水,想起那日太师父携同自己在少林寺求医不得而归,在汉水上遇到常遇春、又救了周芷若的事来。【

  杨逍踌躇道:“咱们这里只有三人,何况形迹已露,这件事当真棘手。”张无忌歉然道:“【

  】,便派人到上舱去假作送茶送水,察看动静,每次间报,均说周姑娘言行如常,一无中毒症状。这么几次之后,【

  烟雾中只见一个女子横卧榻上,正是周芷若,全身都已湿透。张无忌抛下水桶,【

  】问:“周姑娘,你没事么?”周芷若道:“张教主,你……你怎么会到这里?”张无忌还未回答,船身突然间激烈震动。她足下一软,直扑在张无忌怀里。张无忌【

  】,窗外火光照耀,只见她苍白的脸上飞起两片红晕,再点缀着一点点水珠,清雅秀丽,有若晓露水仙。张无忌【

  张无忌笑道:“你这个小小脑袋之中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”心想:“总是我对赵敏、对小昭、对表妹人人留情,令她难以放心。可是自今而后,怎会更有此事?”收起笑容,庄言道:“【

  】。我从前三心两意,只望你既往不咎。我今后对你决不变心,就算你做错了什么,我连重话也不舍得责备你一句。”

  心想义父倘若落入了丐帮之手,丐帮要以他来挟制明教,眼前当不致对他有所伤害,只屈辱难免;但芷若冰清玉洁,遇匕了陈友谅之险毒、宋青书之卑鄙,若遇逼迫,唯有一死。言念及此,【

  周芷若抬起头来,脸颊上兀自带着晶晶珠泪,眼中却已全是笑意,说道:“也不羞,你已是我的夫君了么?你再跟那赵敏小妖女鬼鬼祟祟,我才不要你呢。谁保得定你将来不会如那宋青书一般,为了一个女子,便做出许多卑鄙无耻的勾当来。”

  谁叫你天仙下凡,咱们凡夫俗子,怎能把持得定?这是你爹爹妈妈不好,生得你太美,可害死咱们男人啦!”

  张无忌笑道:“那当真杞人忧天了。世上多少害过我、得罪过我的人,我都不杀,怎么反而会杀你?”解开衣襟,露出胸口剑疤,笑道:“这一剑是你刺的!【

  张无忌此时更无怀疑,情知这车戏文定是赵敏命人扮演,料知他和周芷若要到大都来,是以这般羞辱周芷若一番。他俯身从地下拾起两粒小石子,中指轻弹,嗤嗤连响,【将车前的两匹瘦马右眼睛打瞎了。小石贯脑而入,两马几声哀嘶,倒地而毙】。彩车翻了过来,车上的旦角、净角和众配角滚了一地,街上又是一阵大乱。

  周芷若咬着下唇,轻声道:“这妖女如此辱我,我……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声音已哽咽了。张无忌只觉她纤手冰冷,身子颤抖,【

  】,决不应再惹你烦恼。你是金枝玉叶之身,从此将我这个江湖浪子忘记了吧。”

  】,当即留下口信给彭莹玉,便和韩林儿分头追寻。他在大都城内各处找寻,连客店、寺观、城郊村居也找过了,但【

  待得回到客店,彭莹玉和韩林儿已先后回来,三人对望一眼,都摇了摇头。张无忌【

  周芷若向张无忌望了一眼,说道:“张教主,我独个儿修习内功,有些地方不甚明由,想请你指教。你肯教我么?”张无忌讪讪地道:“怎么忽然客气起来啦?【

  周芷若带他来到一间静室之中,请问了一些修炼内功的深奥诀窍,张无忌毫不藏私,详尽告知,喜道:“芷若,你能问到这些关窍,足见内功修为颇有长进。【

  】,过得两三年,你的内功就可和我并驾齐驱啦!”周芷若白了他一眼,幽幽地道:“你想骗人,也该拣些叫人信得过的话来说。你教不了我一天两天,便去大都那小酒店会赵姑娘啦,又怎能天天教我?”

  张无忌道:“上次跟她相见,的的确确是无意中撞见的,我如再瞒了你去见赵姑娘,【

  】。”周芷若脸上红扑扑的,胸口起伏不定,喘气道:“胡说八道什么?你明知我不会将你千刀万剐。”张无忌笑道:“【

  】声道:“怎么又伤心啦?”周芷若只哭泣不语。张无忌问之再三,不料越问得紧,她越加伤心。

  张无忌道:“义父自然要加紧找寻。到底几时能赶走鞑子,谁也没法逆料。难道等到咱们成了老公公、老婆婆了,再来颤巍巍地拜堂成亲么?老公公、老婆婆拜天地不打紧,可是咱俩生不了孩儿,【

  】。”周芷若红着脸扑哧一笑,说道:“好好一个老实人,却不知跟谁去学得这般贫嘴贫舌?”这一个多月来的愁云惨雾,便在两人一笑之间,化作飞烟而散。

  她和丁敏君说了几句话,向张无忌和那村女看了一眼,便即走了过来。她衣衫飘动,身法轻盈,出步甚小,行走却极迅捷,顷刻间便到了离两人四五丈处。

  张无忌刚追到大门边,突然间身旁红影闪动,一人迫到了赵敏身后,红袖中伸出纤纤素手,五根手指向赵敏头顶疾插而落。这一下兔起鹘落,迅捷无比,出手的正是新娘周芷若。

  张无忌心念一动:“这一招好厉害!芷若从何处学得如此精妙的功夫?”眼见她手掌已将赵敏顶门罩住、五指插落,立是破脑之祸,不及细想,蹿上前去便扣周芷若的脉门。周芷若左手手肘倏地撞来,波的一声轻响,正中他胸口。张无忌体内九阳神功立时发动,卸去了这一撞劲力,但已感胸腹间血气翻涌,脚下微一踉跄。

  范遥眼见危急,心念旧主,不忍任她顶破脑裂,伸掌向周芷若肩头推去。周芷若左手微挥,轻轻一拂,范遥手腕一阵酸麻,这一掌便推不出去。

  但这么一阻,赵敏已向前抢了半步,避开了脑门要害,只感肩头一阵剧痛,周芷若右手五指已插入她右肩近颈之处。张无忌“啊”的一声,伸掌向周芷若推去。

  周芷若头上所罩红布并未揭去,听风辨形,左掌回转,便斩他手腕。张无忌绝不想和她动手,只是见她招数太过凌厉,一招间便能要了赵敏性命,迫于无奈,只有招架劝阻。周芷若上身不动,下身不移,双手连施八下险招。张无忌使出乾坤大挪移心法,这才挡住。了、攻八守,在电光石火般的一瞬之间便即过去。大厅上群豪屏气凝息’无不惊得呆了。

  周芷若霍地伸手扯下遮脸红巾,朗声说道:“各位亲眼所见,是他负我,非我负他。自今而后,周芷若和姓张的恩断义绝。”说着揭下头顶珠冠,伸手抓去,手掌中抓了一把珍珠,抛开凤冠,双手一搓,满孳珍珠尽数成为粉末,簌簌而落,说道:“我周芷若不雪今日之辱,有如此珠!”殷天正、宋远桥、杨逍等均欲劝慰,要她候张无忌归来,问明再说,却见周芷若双手一扯,嗤的一响,一件绣满金花的大红长袍撕成两片,抛在地下,随即飞身而起,在半空中轻轻一个转折,上了屋顶。

  杨逍、殷天正等一齐追上,只见她轻飘飘的有如一朵红云,向东而去,轻功之佳,竟似不下于青翼蝠王韦一笑。杨逍等料知追赶不上,怔了半晌,回入厅来。

  他心下一惊,左手反掌将赵敏推到门外,黑暗中忽地有人伸手抓来。这一抓无声无息,快捷无伦,待得惊觉,手指已触到面颊。张无忌不及闪避,左足疾飞,径踢那人胸口,那人反手勾转,肘锤打向他腿上环跳穴,招数狠辣已极。张无忌只须缩腿避让,敌人左手就挖去了他一对眼珠,当即提手虚抓,他料敌奇准,这么抓去,刚好将敌人左手拿在掌中,便在此时,环跳穴上麻疼,立足不定,右腿跪倒。

  他正要乘势扭断敌人手腕,只觉所握住的手掌温软柔滑,乃女子之手,心中一动,没下重手,顺势抓住那人往外甩去,噗的一声,右肩剧痛,已中了一刀。

  那人急跃出屋,挥掌向赵敏脸上拍去。张无忌情知赵敏决然挡不了,忍痛纵起,也即挥掌拍出。双掌相交。那人身子晃动,脚下踉跄,借着这对掌之力,纵出数丈之外,便在黑暗中隐没不见。

  【他数经大敌,多历凶险,但回思适才暗室中这三下兔起鹘落般的交手,不禁越想越惊。今晚两场恶斗,第一场以一敌三,历时甚久,但惊心动魄之处,远不如第二场瞬息间的三招两式。】

  俞莲舟急退三步。周芷若鞭法奇幻,三招间便已将他圈住。那软鞭长近五丈,世上兵刃之中,决无如此势若龙蛇的奇长之物,而鞭尾更布满尖刺倒钩,施展开来,更加纵跃之势,可远及七八丈。周芷若忽地软鞭轻抖,收回手中,左手抓住鞭梢,冷冷地道:“此时取你性命,谅你不服。取兵刃来!”

  周芷若斜身闪开,殷梨亭跟着便是“大魁星”、“燕子抄水”,长剑在空中划成大圈,右手剑诀戳出,竟似也发出嗤嗤微声。周芷若纤腰轻摆,一一避过,说道:“殷六侠,我让你三招,以报昔日武当山上故人之情。”这“情”字一出口,软鞭便如灵蛇颤动,直奔殷梨亭胸口。殷梨亭奔身向左,那软鞭竟从半路弯将过来。

  殷梨亭一招“风摆荷叶”,长剑削出,鞭剑相交,轻轻嚓的一响,殷梨亭只觉虎口发热,长剑险些脱手,不由得大吃一惊:“我只道她招式怪异,内力非我之敌,不料她内劲也这般奇诡莫测。”当下凝神专志,将一套太极剑法使得圆转如意,严密异常地守住门户。周芷若手中的软鞭犹似一条柔丝,竟如没半分重量,身子忽东忽西,忽进忽退,在殷梨亭身周飘荡不定。

  周芷若鞭法诡奇,然太极剑法乃近世登峰造极的剑术,殷梨亭功劲一加运开,绵绵不绝,虽伤不了对手,但只求自保,却也绝无破绽。

  突然之间,周芷若身形轻闪,疾退数丈,长鞭从右肩急甩向后,鞭头陡地击向周颠面门。她与明教茅棚本来相隔十丈有余,但软鞭说到便到,直如天外游龙,矢矫而至。周颠正自口沫横飞地说得高兴,哪料到周芷若在恶斗之际竟会突施袭击。他一怔之下,长鞭已到面门。周芷若并不回身,背后竟似生了眼睛一般,鞭梢直指他鼻尖。

  周芷若挥鞭旁击,殷梨亭乘势进攻,只见她左手出掌,向殷梨亭接连又击又戳,一连七掌,全是对向他头脸与前胸重穴。殷梨亭没法圈转长剑削她手臂,只得使招“凤点头”,矮身闪避。其时明教茅棚中啪的一声,跟着呛啷啷一阵乱响。原来杨逍正站在周颠近旁,眼明手快,抓起身前木桌,挡过周芷若鞭击。长鞭击中木桌,登时木屑横飞,桌上的茶壶、茶碗四下乱掷,各人身上溅了不少瓷片热茶。

  周芷若道:“峨嵋派的剑法,虽不能说是甚么了不起的绝学,终究是中原正大门派的武功,不能让番邦胡虏的 无耻之徒偷学了去。”她说话神态斯斯文文,但言辞锋利,竟丝毫不留情面。

  周芷若黯然道:“张公子,三位请即自便,三位一番心意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”

  金花婆婆眼中亮光一闪,说道:“原来尊师圆寂之时,已然传下遗命,定下了继任的掌门人,那好极了。是哪一位?便请一见。”语气已比对丁敏君说话时客气得多了。

  周芷若上前施礼,说道:“婆婆万福!峨嵋派第四代掌门人周芷若,问婆婆安好。”

  周芷若一定心神,寻思:“她这时手上只须内劲吐出,我心脉立时便被震断,死于当场。可是我如何能够堕了师父的威风?”一想到师父,登时勇气百倍,举起右手,说道:“这是峨嵋派掌门的铁指环,是先师亲手套在我的手上,岂有虚假?”

  周芷若道:“金花婆婆,先师虽然圆寂,峨嵋派并非就此毁了。我落在你的手中,你要杀便杀,若想胁迫我做甚不应为之事,那叫休想。本派陷于朝廷奸计,被囚高塔,却有哪一个肯降服了?【周芷若虽是年轻弱女,既受重任,自知艰巨,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。】”

  金花婆婆原本已料到此事,借剑之言也不过是万一的指望,但听周芷若如此说,脸上还是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,突然间厉声道:“你要保全峨嵋派声名,便保不住自己性命……”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丸药,说道:“这是断肠裂心的毒药,你吃了下去,我便救人。” 周芷若想起师父的嘱咐,柔肠寸断,当下颤抖着接过毒药。

  周芷若自张无忌下场以来,一直关心。她在峨嵋门下,颇获灭绝师太的欢心,已得她易经原理的心传,这时朗声问道:“师父,这正反两仪,招数虽多,终究不脱于太极化为阴阳两仪的道理。弟子看这四位前辈招数果然精妙,最厉害的似还在脚下步法的方位。”她声音清脆,一句句以丹田之气缓缓吐出。

  灭绝师太欣悦之下,没留心到周芷若的话声实在太过响亮,两人面对面的说话,何必中气十足,将语音远远的传送出去?但旁边已有不少人觉察到异状。周芷若见许多眼光射向自己,索性装作天真欢喜之状,拍手叫道:“师父,是啦,是啦!咱们峨嵋派的四象掌圆中有方,阴阳相成,圆于外者为阳,方于中者为阴,圆而动者为天,方而静者为地,天地阴阳,方圆动静,似乎比这正反两仪之学又稍胜一筹。”

  暗中下十香软筋散夺回,在殷离脸上划十来条伤痕,削了自己秀发及一片左耳,嫁祸赵敏

  (新修版:将殷离画花脸,把她和赵敏抛入大海想淹死,削掉自己半边头发弄伤一只耳朵)

  周芷若道:“小相公,你若不吃,老道长心里不快,他也吃不下饭,岂不是害得他肚饿了?”张无忌心想不错,当周芷若将饭送到嘴边时,张口便吃了。周芷若将鱼骨鸡骨细心剔除干净,每口饭中再加上肉汁,张无忌吃得十分香甜,将一大碗饭都吃光了。

  周芷若回上船去,从怀中取出一块小手帕,替他抹去了眼泪,对他微微一笑,将手帕塞在他衣襟之中,这才回到岸上。

  周芷若道:“本门武功天下扬名,师父更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前辈高人,自不会跟这种后生小子一般见识。只不过见他大胆狂妄,这才出手教训于他,难道真的会要了他的性命不成?本门侠义之名已垂之百年,师尊仁侠宽厚,谁不钦仰?这年轻人萤烛之光,如何能与日月争辉?便让他再去练一百年,也不能是咱们师尊的对手,多养一会儿伤,又算得什么?”这一番话说得人人暗中点头。灭绝师太心下更喜,觉得这个小徒儿识得大体,在各派的高手之前替本门增添光彩。

  张无忌体内真气一加流转,登时精神焕发,把周芷若的话句句听在耳里,知道她是在极力回护自己,又以言语先行扣住,使灭绝师太不便对自己痛下杀手,不由得心中感激..

  张无忌叹了口气,觉得她所言确甚有理,伸臂轻轻搂住她柔软的身子,柔声说道:“芷若,我只觉世事烦恼不尽,即令亲如义父,也教我起了疑心。我只盼驱走鞑子的大事一了,你我隐居深山,共享清福,再也不理这尘世之事了。”周芷若道:“你是明教的教主,倘若天如人愿,真能逐走了胡虏,那时天下大事都在你明教掌握之中,如何能容你去享清福?”张无忌道:“我才干不足以胜任教主,更不想当教主。要是明教掌握重权,这一教之主,更非由一位英明智哲之士来担当不可。”周芷若道:“你年纪尚轻,目下才干不足,难道不会学么?再说,我是峨嵋一派的掌门,肩头担子甚重。师父将这掌门人的铁指环授我之时,命我务当光大本门,就算你能隐居山林,我却没那福气呢。”彭莹玉又道:“教主是千金之体,肩上担负着驱虏复国的重任,也不宜于冒大险,效那博浪之一击。属下见皇帝身旁的护卫之中,高手着实不少,教主虽然神勇绝伦,但终须防寡不敌众。万一失手,如何是好?”张无忌拱手道:“谨领大师的金玉良言。”周芷若叹道:“彭大师这话当真半点不错,你怎能轻身冒险?要知待得咱们大事一成,坐在这彩楼龙椅之中的,便是你张教主了。”韩林儿拍手道:“那时候啊,教主做了皇帝,周姑娘做了皇后娘娘,杨左使和彭大师便是左右丞相,那才教好呢!”周芷若双颊晕红,含羞低头,但眉梢眼角间显得不胜欢喜。张无忌连连摇手,道:“韩兄弟,这话不可再说。本教只图拯救天下百姓于水火之中,功成身退,不贪富贵,www.722242.com那才是光明磊落的大丈夫。”彭莹玉道:“教主胸襟固非常人所及,只不过到了那时候,黄袍加身,你想推也推不掉的。当年陈桥兵变之时,赵匡胤何尝想做皇帝呢?”张无忌只道:“不可,不可!我若有非份之想,教我天诛地灭,不得好死。”周芷若听他说得决绝,脸色微变,眼望窗外,不再言语了。

  1339年 刚出场时描写年龄大约十岁 张无忌1337年出生 和周芷若分手时写张无忌年龄12岁 周芷若比张无忌小两岁 由此可知周芷若年龄为1339年出生

  身形修长,青裙曳地。淡、雅、清、秀、灵、仙,凝聚了汉水之钟灵,峨嵋之毓秀,如同遗落人间的仙子。有如江南水月的秀美,清澈如水,清逸淡雅,清丽绝俗,秀丽逾恒,出尘如仙,美若天人。恍若仙子下凡,是人世间极少的绝美女子。

  秀若芝兰,淡雅脱俗。气度清华芳菲,秀丽绝俗,举止之间自有一股峨嵋山水中的清灵之气,带有淡淡水雾之韵。青衫淡淡,别有一种仙子气息。

  轻盈飘忽,曼妙无比,轻飘飘的有如一朵红云,轻功之佳,竟似不下于青翼蝠王韦一笑。

  :敝旧衣衫(幼年)、葱绿色衣衫(成年后第一次出场)、淡淡青衫(主要服饰)

  周芷若幼时父亲周子旺(修订版、新修版改为汉水船夫之女)遭元兵杀害,遇张三丰相救,与少年张无忌汉水舟中邂逅,并对张无忌有喂饭之恩,后被送至峨嵋派。成年之后与张无忌重逢互生爱慕并立有婚约,后接任峨嵋第四代掌门。为完师父灭绝师太遗命“光复汉家河山,光大峨嵋”取倚天剑屠龙刀,后杀害张无忌表妹殷离(实际未死)并嫁祸蒙古朝廷爱慕张无忌的赵敏。成婚之际赵敏以谢逊毛发相胁使得婚礼生变,周芷若遂与张无忌决裂,回到峨嵋专心习武,一心完成师父遗愿光大峨嵋。屠狮大会,张无忌念情相让,周芷若以九阴真经上的武功赢得“武功天下第一”的称号并与张无忌并肩攻打少林金刚伏魔圈。为灭口欲杀害谢逊被杨龙后人黄衫女子所阻,最终与张无忌立下约定飘然洒脱而去。

  周芷若刷的一声,从腰间抽出半截倚天剑,左手握住自己头上一把青丝,回剑一掠,万缕柔丝竟是一剑割断。众人都吃了一惊,齐道:“你——你——”周芷若道:“我罪孽深重,早有落发出家之意,张教主,我问你,你曾答应过我,我有一事求你,你务须做到,是也不是?”张无忌点头道:“不错,不过——”周芷若抢着道:“不过此事须得不违侠义之道,既于光复大业有利,也不得有损明教的声名,是也不是?”无忌道:“是。若是如此,但有所命,自当遵从。”周芷若道:“大丈夫千金一诺,当着你太师父与众位师叔伯之前,可不能言而无信。”无忌见她割断了头发,神色坚毅,心下不胜伤感,寻思:“她真有什么为难之事,我自当尽力替她办到。”便道:“你——你吩咐下来便是了。”

  周芷若道:“张真人,须借宝殿一用。”解开背上包袱,取出两块灵牌来,一块写着“峨嵋派创派祖师郭女侠襄之灵位”,另一块写着“峨嵋派第三代掌门恩师灭绝师太之灵位”,恭恭敬敬的供在殿中方桌之上。张三丰与宋远桥张无忌等一见,一齐躬身下拜。周芷若与本门弟子也拜过了,除下手上的铁指环,转身说道:“张无忌张教主,峨嵋第四代掌门人周芷若,谨将掌门之位,传授于你。”众人一听,都是惊得呆了,只听她继续说道:“你仍兼任明教教主,盼你光大本门,兴旺明教,率领中原豪杰,驱逐鞑子,自今而后,峨嵋派门下弟子,尽皆听你号令。”

  无忌双手齐摇,道:“这——这——这如何可以?”周芷若道:“峨嵋派乃郭女侠手创,请你出任掌门,那也不辱没了你。”无忌眼望张三丰,眼光中露出乞援之色。张三丰一怔之下,突然哈哈大笑,声震屋瓦,说道:“周姑娘,真有你的。单凭你这一手,便不枉了灭绝师太的托付之重。峨嵋派交在无忌手中,发扬光大,那是的了。”周芷若从怀中取出一本黄纸薄本,连着两截倚天剑的断剑,交给无忌,说道:“这是郭女侠手书的本门武学,剑掌精义,尽在其中。”

  此事虽是大出意料之外,但无忌并不属于任何门派,接掌峨嵋,并非违了江湖规矩,而此事确与光复大业有利,也不损明教声威,只听张三丰又道:“无忌孩儿,你不是答应过周姑娘,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数。”无忌无奈,只得将峨嵋派武学秘本和两截断剑接了过来,戴上指环,重新向两座灵位跪倒。周芷若率同众门人,一一参见第五代掌门人。张三丰、宋远桥等依次道贺。峨嵋群弟子均知张无忌武功卓绝,威望极隆,于本门将有莫大好处,虽有数人心怀不服,却也不敢公然反对。

  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,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,可是,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。

  忽听得窗外有人咯咯轻笑,说道:“无忌哥哥,你可也曾答允了我做一件事啊。”正是周芷若的声音。张无忌凝神写信,竟不知她何时来到窗外。

  窗子缓缓推开,周芷若一张俏脸似笑非笑的现在烛光之下。张无忌惊道:“你……你又要叫我作甚么了?”周芷若微笑道:“这时候我还想不到。哪一日你要和赵家妹子拜堂成亲,只怕我便想到了。”

  张无忌回头向赵敏瞧了一眼,又回头向周芷若瞧了一眼,霎时之间百感交集,也不知是喜是忧,手一颤,一枝笔掉在桌上。

  忽听得窗外有人咯咯轻笑,说道:“无忌哥哥,你可也曾答允了我做一件事啊。”正是周芷若的声音。

  窗子缓缓推开,周芷若一张俏脸似笑非笑地现在烛光之下。张无忌惊道:“你……你又要叫我做什么了?”周芷若微笑道:“你要知道就出来,我说给你听。”张无忌回头向赵敏瞧了一眼,又回头向周芷若瞧了一眼,霎时之间百感交集,也不知是喜是忧,手一颤,一枝笔掉在桌上。

  赵敏轻推张无忌,道:“你且出去,听她说要你做什么?”张无忌跃出窗子,见周芷若缓缓走远,便走快几步,和她并肩而行。周芷若问道:“你明天送赵姑娘去蒙古,她从此不来中土,你呢?”张无忌道:“我多半也从此不回来了。你要我做一件事,是什么?”周芷若缓缓地道:“一报还一报!那日在濠州,赵敏不让你跟我成亲。此后你到蒙古,尽管你日日夜夜都和赵敏在一起,却不能拜堂成亲。”张无忌一惊,问道:“那为什么?”周芷若道:“这不违背侠义之道吧?”

  张无忌道:“不拜堂成亲,自然不违背侠义之道。我跟你本来有婚姻之约,后来可也没拜堂成亲。好!我答允你。到了蒙古之后,我不和赵敏拜堂成亲,但我们却要一样做夫妻、一样生娃娃!”周芷若微笑道:“那就好。”

  张无忌奇道:“你这样跟我们为难,有什么用意?”周芷若嫣然一笑,说道:“你们尽管做夫妻、生娃娃,过得十年八年,你心里就只会想着我,就只不舍得我,这就够了。”说着身形晃动,飘然远去,没人黑暗之中。

  张无忌心中一阵惘然,心想今后只要天天和赵敏形影不离,一样做夫妻、生娃娃,不拜堂成亲,那也没什么。“为什么过得十年八年,我心里就只想着芷若,就只不舍得芷若?”又想:“她其实并没跟宋青书成亲,和我又曾有婚姻之约。她做了不少对不起我的事,此刻想来,也并没真的对我坏。有些事情,她是受了师父逼迫,不得不做。她虽盗了屠龙刀和倚天剑,但现下屠龙刀复归我手,表妹殷离也没死……

  “爱我极深、很想嫁我的,除了芷若,自然还有敏妹,还有蛛儿,还有小昭……”

  张无忌天性只记得别人对他的好处,而且越想越好,自然而然原谅了别人的过失,别人所以对他不起,往往也是为了爱他,想到后来,把别人的缺点过失都想成了好处,即使心头还留下一些小小渣滓,也会想:“谁没过错呢?我自己还不是曾经对不起人家?小昭待我真好,她已得回了乾坤大挪移心法,这个圣处女教主不做也不打紧。蛛儿不练千蛛万毒手了,说不定有一天又来找回我这个大张无忌,我答允过娶她为妻的……”

  这四个姑娘,个个对他曾铭心刻骨地相爱,他只记得别人的好处,别人的缺点过失他全都忘记了。于是,每个人都是很好很好的……

  影视剧多对周芷若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编,主要体现在后期,与张无忌、宋青书(武当七侠之首宋远桥之子,一直爱慕周芷若)的三角关系上。

  原著中,周芷若被弃婚后为了报复张无忌,在屠狮大会上谎称嫁与宋青书,故意气他。大会结束后,峨嵋派将宋青书归还武当并当众澄清了这件事。

  a但在1994年台视马景涛版《倚天屠龙记》和2001年TVB吴启华版《倚天屠龙记》中,大概是为了成全赵敏,编剧安排周芷若一怒之下嫁给了宋青书。这两个版本让很多人以为周芷若与宋青书真的成了婚,其实并不是这样。

  众人都吃了一惊。俞莲舟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他不是你们掌门人的丈夫么?”

  静慧恨恨地道:“哼,我掌门人怎能将这种人瞧在眼中?她气不过张无忌这小子变心逃婚,在天下英雄之前羞辱本派,才骗得这小子来冒充什么丈夫。哪知……哼哼,早知如此,我掌门人又何必负此丑名?眼下她……她……”

  张无忌在一旁听得呆了,忍不住上前问道:“你说宋夫人……她……她其实不是宋夫人?”静慧转过了头,恨恨地道:“我不跟你说话。”

  便在此时,躺在担架中的宋青书身子动了一动,呻吟道:“杀了……杀了张无忌么?”静慧冷笑道:“别做梦啦!死到临头,还想得挺美。”

  殷梨亭见静慧气鼓鼓的,说话始终不得明白,低声向峨嵋派另一名女弟子贝锦仪问道:“贝师妹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贝锦仪当年与纪晓芙甚是交好,听他问起,沉吟半响,道:“静慧师姊,殷六侠也不是外人,小妹跟他说了,好不好?”

  静慧道:“什么外人不外人的?不是外人要说,是外人更加要说。咱们周掌门清清白白,跟这姓宋的奸徒没半丝瓜葛。你们亲眼得见掌门人臂上的守宫砂。此事须得让普天下武林同道众所周知,免得坏了我峨嵋派百年来的规矩……”

  殷梨亭心想:“这静慧师太脑筋不大清楚,说话有点儿颠三倒四。”向贝锦仪道:“贝师妹,既是如此,便盼详示。我这宋师侄如何投身贵派,与贵派掌门人到底有何干系,香港资料大全正版资料管家婆,小兄日后得须向家师禀告。此事关……贵我两派,总要不伤了双方和气才好。”

  贝锦仪叹了口气,道:“这位宋少侠的人品武功,本也属武林中一流,只一念情痴,堕入了业障。我掌门人似乎答允过他,待得杀了张无忌,洗雪弃婚之辱,便即下嫁于他。因此他甘心投入本派,向我掌门人讨教奇妙武功。但千真万确,他二人并未成亲。英雄大会之上,掌门人突然声称自己是‘宋夫人’,说是这宋少侠的妻子,当时本派弟子人人十分惊异。当日掌门人威震群雄,慑服各派……”

  贝锦仪不去理他,续道:“本派弟子虽都十分高兴,但到得晚间,众人还是问她‘宋夫人’这三字的由来。掌门人露出左臂,森然道:‘大伙儿都来瞧瞧!’咱们人人亲眼见到,她臂上一粒守宫砂殷红如昔,果然是位知礼守身的处子。掌门人说道:‘我自称宋夫人,乃一时权宜之计。只是要气气张无忌那小子,叫他心神不定,比武时便能乘机胜他。这小子武功卓越,我确是及不上他。为了本派的声名,我自己的声名何足道哉?’”

  她这番话朗然说来,有意要让旁边许多人都听得明白,又道:“本派男女弟子,若非出家修道,原本不禁娶嫁,只是自创派祖师郭祖师以来,凡是最高深的功夫,只传授守身如玉的处女。每个女弟子拜师之时,师父均在咱们臂上点下守宫砂。每年逢到郭祖师诞辰,先师均要检视,当年纪师姊……就是这样……”她说到这里,含糊其词,不再说了。

  殷梨亭等却均已了然,知道贝锦仪本想说当年纪晓芙为杨逍所逼失身,守宫砂消失,这才给灭绝师太发觉而处死。殷梨亭与杨不悔婚后夫妻情爱甚笃,可是此时想起纪晓芙来,心下不禁怃然,忍不住向杨逍瞥了一眼,只见他热泪盈眶,转过了头去。

  贝锦仪道:“殷六侠,我掌门人存心要气一气明教张教主,偏巧这位宋少侠又对我掌门人痴缠不休,以致中间生出许多事来。只盼宋少侠身子复原,殷六侠再向张真人和宋大侠美言几句,以免贵我两派之间生下嫌隙。”殷梨亭点头道:“自当如此。我这师侄忤逆犯上,死不足惜,实是敝派门户之羞,我倒盼他早些死了干净。”他心肠本软,但想到宋青书害死莫声谷的罪行,说到后来,声音已然呜咽。

  正说话间,忽听得远远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喊,似乎是周芷若的声音,呼声突兀骇惧,显是遇上了什么凶险无比的变故。

  众人突然之间,都不由得毛骨悚然,此刻在光天化日之下,前后左右都站满了人,然而这一声惊呼,却如陡然有恶鬼在身边出现一般。众人不约而同地转头向声音来处瞧去。张无忌、静慧、贝锦仪等都快步迎上。

  张无忌担心周芷若遇上了厉害敌人,发足急奔,几个起落,已穿过树林,只见一个青影狂奔而来,正是周芷若。他忙迎将上去,问道:“芷若,怎么啦?”周芷若脸色恐怖之极,叫道:“鬼,鬼,有鬼追我!”纵身扑入他怀中,瑟瑟发抖。

  张无忌见她吓得失魂落魄,轻拍她肩膀,安慰道:“别怕,别怕!不会有鬼的。你瞧见了什么?”见她上衣已给荆棘扯得稀烂,脸上手上都有不少血痕,左臂半只衣袖也已扯落,露出一条雪藕般的白臂,上臂正中一点,如珊瑚、如红玉,正是处女的守宫砂。

  张无忌精通医药,知道处子臂上点了这守宫砂后,若非嫁人或是失身,终身不退。他先前听了静慧和贝锦仪的言语,尚自将信将疑,此刻亲眼得见,更无半分怀疑,霎时之间,心中转了无数念头:“嫁宋青书为室云云,果然全无其事。她为什么要骗我?为什么存心气我?难道真是为了那‘当世武功第一’的名号?还是想试试我心中对她是否尚有情意?”转念又想:“张无忌啊张无忌,周姑娘是害死你表妹的大仇人,她是处女也好,是人家的妻室也好,跟你又有什么相干?”但见周芷若实在怕得厉害,不忍便推开她,伸左臂搂住她身子。

  周芷若伏在张无忌怀中,感到他胸膛上壮实的肌肉,闻到他身上男性的气息,渐渐镇定,说道:“无忌哥哥,是你么?”张无忌道:“是我!你见到了什么?干吗怕成这样?”周芷若突然又惊惶起来,哇的一声,热泪迸流,伏在他肩头抽抽噎噎地哭个不住。

  这时杨逍、韦一笑、静慧、殷梨亭等人均已赶到,见到这等情景,相互使个眼色,都悄悄地退了回去。在明教、武当派、峨嵋派众人心中,均盼周芷若与张无忌言归于好,终于结为夫妇。各人于赵敏的昔日怨仇固难释然,况且赵敏已立誓将前往蒙古,倘若张无忌跟了她去,于明教必有重大影响。

  周芷若哭了一阵,忽道:“无忌哥哥,有人追来么?”张无忌道:“没有!是谁追你?是玄冥二老么?这二人武功已失,不用怕他们。”周芷若道:“不,不是!你瞧清楚了,真的没人……不,不是人……没什么东西追来么?”张无忌微笑道:“青天白日之下,有什么看不清楚的。”周芷若道:“不会,决计不会的。我见了它三次,接连三次。”话声颤抖,兀有余悸。张无忌道:“见到三次什么?”

  周芷若扶着他肩头,回头望了一眼。望这一眼似是使了极大力气,立即又转眼向着张无忌,见到他温柔关怀的神色,心中一酸,全身乏力,软倒在地,说道:“无忌哥哥,我……我都是骗你的,倚天剑和屠龙刀是我盗的……殷……殷姑娘是我抛……抛入大海的……我……我没嫁宋青书。我心中实在……实在自始至终,便只一个你。”

  昨天,《倚天屠龙记》里的成年周芷若翩然上线。张无忌与周芷若的亲近,从幼时就已奠定。可以说,张无忌与周芷若都是身世可怜之人。友情固然可贵,但幼时的张无忌对周芷若,应当是感激之情更多一筹。长久以来,张无忌始终留着周芷若赠予的一方手帕,对喂饭之恩念念不忘。



Power by DedeCms